当前位置:人间奇闻>娱乐头条 >   正文

德云社有多少黑料 这样的相声社团你还喜欢吗?

导读:2018 年12月31日,身穿绿色长褂的张云雷、杨九郎在青岛新兴体育馆的一段相声表演《大上寿》的言语,在时隔半年后引发了一场舆论海啸。三个

2018 年12月31日,身穿绿色长褂的张云雷、杨九郎在青岛新兴体育馆的一段相声表演《大上寿》的言语,在时隔半年后引发了一场舆论海啸。

“三个姐姐不经常来,嫁的太远,大姐嫁唐山、二姐嫁汶川、三姐嫁玉树,远!三个姐姐多有造化啊!都是幸存者啊!”2019 年 5 月12日,张云雷、杨九郎的这段相声表演,在汶川大地震11周年之际,被广泛传播。除了这段调侃地震的相声外,张云雷在另一段相声里调侃“杨九郎去部队慰安”的视频也被网友扒出,张云雷嘴巴“缺德”成为了人们讨伐的关键。

德云社有多少黑料 这样的相声社团你还喜欢吗?

当晚,官媒下场批评其缺乏艺德,张云雷随后发微博致歉:“我于去年(2018年12月31日)演出的相声内容中曾提及“汶川”“慰安”等相关内容,这种表演的内容很欠考虑。”对于张云雷的这番说辞,网友并不买账,翻出他在 2014年的相声中调侃式表演地震幸存者爬行的视频。

2019年的这个5月,德云社风波不断。德云社弟子吴鹤臣因突发脑出血,5月1日,其家人通过水滴筹发起百万众筹,因为其家中有房有车,引发网友争议质疑他们骗捐善款。德云社最红的角儿,张云雷此番又深陷“缺德门”事件,山雨欲来风满楼。

德云社的成长,似乎一路走来就伴随着负面风波。有网友坦言:“德云社的恶臭不是一两天了!路人缘早晚会败光!”

德云社是怎样一步一步让人网友生恶的呢?

一、低俗

本业是立足之根本,相声说得好才是关键。

“郭德纲的相声永远都有屎尿屁,于老师的妻子王尚举验尿,于老师的小姨子河南航空的空姐、于老师的儿子郭小宝,这种伦理哽刚开始觉得挺有意思,后来才知道,这些都是半个世纪前被相声界老前辈淘汰的东西。现在就是翻出陈年糟粕刺激观众,这种东西随着老百姓文化程度提高会被淘汰的。”

“现在吃饭的时候从来不敢听德云社的相声,恶心,不是屎就是尿,冷不丁冒出一句,防不胜防。”

“德云社现在就是玩哽了,早先的日本人、阿娇陈冠希、伦理哽、屎尿屁、现在的卖骚之外他们还有什么新东西?”

德云社的老粉丝们对于现今的德云社有着诸多不满,在贴吧里他们诉说着自己的怨念,曾经的德云社佳作频出,《我这一辈子》、《接瓦》、《相声五十年现状》,包袱笑料多,粉丝、观众们百看不厌,随后相声质量逐年下降,偶有回春。

说起德云社的堕落,粉丝们经常会提起 2015年这一关键时间点。知乎网友“铁血丹心”道出了很多铁杆粉丝的心声:“2015 年,这一年可能是德云社整体堕落到极点的一年。大概这个时候起郭德纲的相声真正被脏活臭活彻底占领,烧饼,张鹤伦,闫云达,张云雷这些以低俗,或是卖骚、卖腐为卖点的人也在那个时候把这些特点“发扬”到极点。像烧饼满嘴撒泼骂大街满地打滚这种节目都是那一年出现的网上对郭德纲的骂声一直没停止,但是骂声达到一浪高一浪的程度,大概也是15年开始的。”

德云社吃饭的嘴越来越多了,为了赚钱他们贯彻了雅不赚钱,俗好发财的理念,喜欢的人越多,德云社就会越俗。

2018 年,张云雷走红,随之带来的粉丝不仅是俗,而是臭。

二、缺德

德云社这三个字最应该先去掉个“德”字。

对于现在的德云社来说,似乎德字并不配排在最前面。2019 年 4 月 8 日,吴鹤臣因为突发性脑溢血住院,随后其妻子张泓艺在水滴筹平台上发起 100 万元众筹,网友质疑他家中有车有房,还有钱买两台价格 5488 起步的最新款华为P30 Pro手机,师傅、师弟们都那么有钱随便借点都可以,为什么还要把手伸向公众?

随后吴鹤臣的妻子张泓艺解释,家中的房子是公家的,家里有病人不能卖车,买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她的言论更加引发了网友的怒意,谁家看病不是倾家荡产,你家尚有“余粮”,怎么好意思发起众筹呢?

“中国人自古讲究救急不救穷”,吴鹤臣家中或许并不宽裕,如果在筹款时,妻子张泓艺筹集的只是救急的 10 几万 ICU 治病钱,都不会引发网友如此大的反感,以病敛财,才是人们最痛恨的事。再者,吴鹤臣作为德云社的一份子,师傅、师弟随便借出的一点肉腥钱都比普通百姓的血汗钱来得容易。

公众人物滥用社会的善意,榨干人们的善心,众筹前家里的“余粮”还没清空,这缺的不是钱,而是德。

张云雷被扒出的不当言论,论其根本还是因为他缺乏同理心与基本的善意,但凡他对于地震导致的家破人亡有丝毫同情心,就不会踩着死人当笑话。

对于张云雷的不当言论,其粉丝还在社交网络洗白,“汶川人民绑架了张云雷。”

踩死人这事儿,德云社并非头一回。2013年11月19日上午,北京电视台台长王晓东因肝癌去世。随后与北京台怨恨颇深的郭德纲在微博上作诗“一去残冬晓日红,三杯泪酒奠苍穹。鸡肠曲曲今何在,始信人间报应灵。”

三、蛮横

在抢厕所、打记者这两件事上德云社将蛮横两个词体现的淋漓尽致。

德云社走红后,关于他们的负面新闻层出不穷。2010年,现身首都机场的郭德纲被拍到,去洗手间的时候,让几个弟子跟上作陪,有一名乘客也往洗手间内走,却被守在门口的弟子们拦下,要求他“等一会儿”。

无独有偶,郭德纲随后又被媒体拍摄到,在上海虹桥机场,德云社弟子身着白衬衫黑外套统一制服,郭德纲则走在最前,一位老妇人行走中被其一群人撞开,被撞的老妇人脸露惊讶神色。郭德纲在弟子簇拥下走进机场厕所,除了继续有人开道之外,还有多位弟子如保镖般镇守门口。

公共空间,个人独占,德云社从上到下都透着一股蛮横劲儿。

时间回到2010年8月1日,北京卫视记者周广甫和栏目编导因为郭德纲涉嫌别墅侵占绿地一事,来到郭德纲家敲门欲进行采访。郭德纲的徒弟李鹤彪表示不愿意接受采访,让对方把摄像机关掉,周广甫说:“没开没开”。在进入郭德纲家中后,郭德纲弟子李鹤彪进屋拿出了一张物业给出的证明。当编导表示想向郭德纲求证圈绿地一事时,李鹤彪大声说了句:“你们老是断章取义”,随即出拳打向周广甫,摄像机镜头不停摇晃。

虽然,周广甫的行为不妥在答应别人后不应在拍摄,但是李鹤彪的蛮横也一如既往的继承了师傅郭德纲。

对于出走的德云社成员,郭德纲的态度也极为蛮横,现代社会合则聚,不合则散,然而2016 年9 月5 日,德云社发布家谱,对于出走的成员曹云金与何云伟,评价:“欺天灭祖,悖逆人伦,逢难变节,卖师求荣,恶言构陷,意狠心毒,寡廉鲜耻,令人发指。”

“先撩者贱”是现在网友最爱用的一句话,早已成定局的旧事再次被重提。

随后曹云金回应,指责郭德纲,并指控郭德纲七宗罪:郭德纲撺掇大家骗徒弟学费;郭德纲勒令曹云金央视退赛惹怒央视;郭德纲让曹云金拍戏分文片酬不给;郭德纲骂春晚骂记者,还强制要求全团队骂姜昆;八月风波,郭德纲不守承诺,推曹云金出门;郭德纲借助舆论力量“背后捅刀”;生活中设置难题,曹云金演出受阻。”

德云社的陈年烂谷子事儿占用公众话语空间,自然引发了大量反噬,相声演员以相声为业,为啥德云社老是靠负面新闻占据版面?

郭德纲此前提点张云雷:“红不红其实不重要,艺人不用特别地红,艺人就如同涮羊肉火锅里的炭似的,别红到头,红到头不好。一半黑时还有骨,十分红处便成灰。”

这句话同样适用德云社,红到深处便成灰。

以上内容是人间奇闻(www.renjianqiwen.com)小编为大家收集整理的。希望能帮助到大家!

标签: 德云社 黑料 相声
为您推荐